话说。


话说,
我的婆婆是一半的马兰诺人/Melanau..
也因此,
我并不是说完全纯的华人!

哈哈哈哈哈..

抱歉,
电脑问题让我的人脑很直接的陷入疯狂状态~
也许形容成疯癫状态,
一点也不为过..

好吧,
话说回来,
这个血统,
让我妈学会了不少马兰诺人的传统食物..

说实话,
我不确定是不是马兰诺人的食物啦~
毕竟可能是娘惹食物..
或者砂拉越原著民的一些食物..

毕竟这里都是你adopt一点我的,
我adopt一点你的..
然后就不是很确定是哪个发明的..

另外还有一个可能性,
就是各族人民坐成一圈,
一起trial and error发明出来的!

Ok,抱歉,
不小心转错mode~~

*正经点*

现在是榴槤季节!!!

我家其实不是很常买榴槤的家庭,
至少最近几年是这样啦~
平时都是买个两三颗..
吃吃爽就可以了..

可是,
这次这个季节~
居然!!!
买了好多好多粒..
另外还有人送给我们几粒~

这么巧的..
我在美里~
就..
有口福了~

毕竟在西马,Sunway的时候,
比较少吃得到榴槤,
再加上身边喜爱吃榴槤的不是很多..

虽然我不是超级爱吃榴槤的人,
但是呢,
水果之王诶~
当然要occasionally捧捧场咯!

在这里吃到了不少口味的榴槤,
好吃,可以接受,还有不能吃的~
哈哈哈..

由于榴槤真的太多了,
让我忍不住想起老妈以前曾经做过的东东..
Samui..
根据suituapui(我老爸的一个亲戚~),
Samui 是 flesh of the fruit mixed with lard and sagu’ (sago pellets)

而sagu呢,
是长这样的~
还记得以前在诗巫/Sibu和民都鲁/Bintulu还有老越/Lawas的时候,
吃榴槤的时候,
一定会准备sagu在身边,
方便随时沾着吃~


至于lard呢,
我妈没有用猪油~
她只是用菜油罢了,
挺起来比猪油健康那么一点点~

嗯,
Samui的做法是,
当你吃到的榴槤比较水/烂的时候,
*我很想用"棉"这个字眼,
可是好像是东马用法罢了..
也许也可以说是稀巴烂..*

或者不小心熟得太透的时候,
就把榴槤的果肉都扒下来~

然后把他们收集到一个盘子里,
再加适量菜油进去,
把整盘的果肉,
弄得更烂~

如果能够弄到滑滑的就更好!
稀巴烂的,
粘糊糊的~
=P

过后呢,
在想吃的时候,
就加上sagu进去搅~

sagu的分量呢,
随性的自己去抓咯~
你爽放多少就放多少~

过后,
就在那个大大的盘子里,
想吃的人,
自备一个汤匙~

然后,
往那盘子里挖着吃,
大家一起共享~

其实我觉得以前的人门应该是用手直接挖了吃吧~
毕竟汤匙在以前的社会,
不见得是这么的普遍~

好吃!

Awesomeness~
我才刚刚吃了它,
可是现在又想念它的滋味了~
xD

老爸说,
这道食物是以前的人们,
为了不浪费食物,
所以在榴槤放了这么久之后,
就这么随便的这么做,
混着吃~

我在想,
他们那个时候可能吃都吃到腻了!
而我,
现在却如此地享受这个食物~
=P

诶!
Burp 出榴槤味~
那可是很爽快的一件事啊~

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玩·Taman Pertanian Bukit Cahaya Shah Alam

在台湾·Part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