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四月, 2011的博文

【转载】

转贴文章:

有一個女人,大家都誇她煮菜很好吃,於是,每次聚餐的時候大家在打麻將嘮家常的時候,她在準備餐點。

有一個職員,領導覺得他很能幹,於是,在公司組織大家旅遊的時候,他留守,因為領導覺得,如果在大家都出門的時候,突 然有了什麼工作,只有他有能力獨自完成。

有一個音樂創作人,他的作品捧紅了幾個歌手,於是,老闆在推新人的時候讓他為新人創作一首歌,並告訴他,這個新人紅不紅全看你了。

有一個學生,成績一直排名年級第一,於是其他同學休息的時候玩耍的時候享受青春的時候,他一直埋首在書本裡面。

有一個人,大家都說他樂於助人,於是,別人有做不完的工作、搬不動的貨物、還不上的錢、沒空照顧的花草寵物都會找到他,他除了自己的生活之外,又負擔了各種人的各種生活。

有一個人,大家都說他是個好的傾訴對象,於是,大家失業了失戀了、跟朋友吵架了、丟錢了都會找他傾訴,他每次都停下手邊的工作,聽大家的困擾,挖空心思給予對方勸解安慰。


如果那個一直煮菜的女人有一天因為某種原因沒有為大家準備餐點,大家應該會說:她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自私懶惰,大家不是也是看她做菜好吃才讓她做的嘛,自己有點本事就不知道北了。

如果那個能力很強的職員有一天只是做了自己份內的工作,
經理應該會說:這樣的員工真是沒有集體榮譽感,經常分配工作給他是看得起他,幫同事分擔一點又不會死。

如果那個創作人的歌碰巧沒有捧紅那個新人,
老闆應該會說:這個人對工作太不負責了,明知道是公司砸重金的新人,卻不用盡全力創作,擺明了是讓公司的錢打水漂。

如果那個學生不小心有次考到了第二名,老師應該會說:這樣的學生應該沒什麼潛力能挖掘了,這麼努力學卻退步了,以後也應該沒什麼機會繼續進步了。

如果那個樂於助人的人有天拒絕了幫別人把煤氣罐抬上樓,那個人應該會對鄰居說:人都是會變啊,這社會真是越來越冷漠了。

如果那個知心大姐某次拒絕了傾聽一個人的怨念,或許那個人會說:世界上又不是就剩你一個人了,又不是非和你聊天,幹嘛裝出一副不愛理人的樣子,我已經很慘了,真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的人。

或許你這樣怨念過誰,或許你曾經遭遇過這種怨念。


《我的青春誰做主》中的高齊說過一句話:好人都是被架上去的,一旦架上去就下不來了,所以就只能一直當好人。

當好人很累,而且一旦有天覺得疲倦,很可能就會馬上從一個好人變成大家口中的壞人。

就像一個人堅強久了,偶爾受傷的時候也不會有人安慰。

就像一個人自己做了很多決定,偶爾拿不定…

Let Me Cry

图片
张根锡的新歌,
《Let Me Cry》,
曲风超级日本式的!


撇开有型得不得了的张根锡,
这首歌的旋律超级吸引我的~
xD

听歌

图片
有时候听歌,
压根儿不知道歌词是什么,
却一个劲的按replay.

这个现象不只是限制在那些日文、韩文歌,
而,
华文,英文歌,
都是这样被我对待..

并不是所他们唱什么我都听不懂,
而是,
有些时候我没有在注意歌词,
然后被旋律给吸引..

我跟华文歌曲脱节很久了,


黄靖伦的这首歌,
今天我偶然听到了,
它吸引我一直去按重播键.

我爱上这首歌了,
《心碎雨》。

开始是像被刀划过
就算痛也不算甚么
梦幻的你不属于我
痴呆眼神有些落魄
人潮中期待些甚么
车厢外霓虹在迷惑
I dont know I cant feel Im so lonely 你听见了吗
每当一再而再的想起
那甜蜜的小插曲
脑袋就会不自禁抗拒
又思念你的情绪
可是寂寞有时太清晰
心碎雨将我的心一点一点点 散去
每当耳际一再的响起
你离开后的回音
视线就会不经意逃避
笑容背后的同情
还剩这个空荡的躯体
心碎雨将我的心一点一点点 变成雨滴
开始是像被刀划过
就算痛也不算甚么
亲爱的你已不爱我
瘦了些显得很落魄
人潮中拥挤為甚么
车厢外霓虹在闪烁

歌词来源: youtube

=)

我。

现在在实习着,
在一间Non-Profit Organization.
主要是为了保护小孩子而出现的协会..
到处趴趴走进行workshop之类的..

我跟一群朋友一起实习,
五个人在一间公司里打打闹闹,
有时候嘻嘻哈哈地..
搞得办公室似乎很热闹..

一开始,
刚刚加入的时候,
觉得好像很闲很闲..

可是呢,
第二个星期开始之后,
就开始了workshop之类的,
忙得乱七八糟..

开始怀疑了自己的能力,
还有一个thesis在进行着啊!
⊙﹏⊙b汗

把耳朵捂住

我很久,很久,很久,
没有回来了。

他,
敷米浆,
写了一篇博文,
"是谁摀住了耳朵?"

看到那个文章的标题,
忍不住提醒着我,
我总是这样,
常常把耳朵给摀住,
不听。

完完全全地Ignore,
挡住从外面来的东东..
只接收那些自己想要的..

就好像在逃避一样,
在自己心里建了一堵透明墙,
不喜欢的东西,
越会选择去逃开。

Urgh.
把耳朵捂住,
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