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七月, 2011的博文

穿条纹睡衣的男孩

图片
图片来源

穿条纹睡衣的男孩》,
或者,
<The Boy in the Striped Pyjamas>

这本书,
我在大众书局摸过很多次它的书皮。
很想要买下它,
回家细读。

可是,
它不便宜..
我也很想要《巧克力战争》..
=(

回到主题。

穿条纹睡衣的男孩,
我以为是些轻快的主题的故事,
结果,
去了解了它的大纲,
我才发现..

原来,
它是多么的沉重。

这个故事里,
引用了用小孩子的眼光,
去看待一个战争。

他, 因为父亲(军官)的工作关系,
必须搬家,
跟朋友们分离。

搬到郊外,
家后面有个奇怪的地方,
父母亲都不肯他靠近。

他看到,
那里有着穿条纹睡衣的人。

走近,
就好像图画里一样,

那里有个穿条纹睡衣的男孩,
坐着。

于是,
他跟他聊了起来。

篱笆另一端的那个男孩,
他是犹太人。

渐渐地,
他跟他做了朋友。

他第一次认识犹太人,
不明白为什么以前的他为什么都没有见过任何一个犹太人。

开始好奇,
到底篱笆的另一端,
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。

穿着条纹睡衣是为什么。
到底每隔几天就看到黑烟冒出是在烧什么。
是因为什么, 他父亲不准他跟他们沟通。
为什么那些军人对这些穿着条纹睡衣的人,都这么地恶劣。

一天,
他在家里,
偷偷地看到父亲跟一些军人聚集在一起。

然后房里播映着篱笆另一端的世界。
他看到,
那个世界是美丽的。

里面有地方让他们玩,
还有专属于他们的咖啡厅,
以及豪华的床铺,
等等。

在他(Bruno)即将被迫离开家里时,
他得知了穿条纹睡衣的小男孩的父亲不见了,
他就想要帮他去找他的父亲。

于是,
他偷偷过去了篱笆的另一端,
换上了条纹睡衣,
乔装。

他在另一端看到的世界是,
充满了人,
拥挤的床铺,
没有所谓的花园,
更没有所谓的咖啡厅。

当,
他们回到小男孩的房间去找爸爸时,
他们一整间房间的人被吆喝去一个地方。

进到那个地方,
全部人被要求脱光衣服,
然后,
他们又被推进另一个房间,
被锁在里面。

在那房间里的大大小小,
都不知道自己是该做些什么,
或者什么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他们只有等着。

然后。
惨叫声源源不绝,
墙壁、门, 拍打声不断。

黑烟从烟囱冒出。

那位军官,
失去了他的孩子,
永远地。

The only alien on the planet

by Kristen D. Randle

看到这本书的时候,
其实吸引到我的,
是它的中文译名 "我的自闭症男友"。

然后,
再在书的背面,
说了跟自闭症日有关的事情,
还把书里的男主角跟这个自闭症日做连接。

所以,
它促使了我的好奇心,
还有, Urgh,
冲动。

于是,
我就那样兴冲冲地去把它给买下了。

*其实结果有点小小后悔,
因为个人比较喜欢台湾翻译的,
这本书则是中国翻译的;
虽然两个都是华文,
但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差别。*

它很薄。
所以很快就把它读完了。

原来,
男主角并不是自闭症,
只不过是旁人这么认为。

他可以正常上课,
唯一比较特别的是,
他跟别人没有任何交流,
完全没有讲话,
也拒绝别人的触碰。

其实在真相全部被述说出来之前,
我就知道这男主角,
并不是真正的自闭症了。

不过,
整本书其实很好看。

同时,
它也让我了解了当时(这本书应该是在2000年之前写的),
他们对自闭症拥有的这么多误解。

这本书,
读着读着,
让我想起了Inception.

男主角自小时候,
就被自己的亲哥哥暗暗威胁。

他说,
他在他的脑离安装了一个炸弹,
只要跟别人往来,
就会死。

所以,
他从来都不敢跟别人往来。
不说话,
不触碰。

自小,
他就这样生活着,
深深地相信,
只要跟人往来,
他就会死。

会死,
会死,
会死!

这个想法一直都逗留在他脑海里,
深深地刻着。

所以,
只要一个不小心被触碰,
他就发狂了。

然后,
有一天,
女主角爱上了他,
吻了他。

于是,
他就经历了濒死,
进了医院。

因为,
他深深相信了哥哥的话,
所以身体也深深相信了这些。

在被吻了之后,
他的身体机能,
就开始做出"爆炸"的反应,
准备死。

我不知道现实生活中,
这样的事情还能不能够发生。

但是,
这着实让我感受了,
从小所认识到东西,
真的会深深影响一个人后来的生活。

邂逅

放假了,
之前实习期间,
整天都在一股脑地做做做。

现在,
一直期待的放假抵达了,
很想像个脱缰野马般,
到处跑。

不管目的地地一直跑,
向前冲。

可是,
我并没有那么做。

反而,
像个宅女,
躲在家里看看电脑荧幕,
再看看电脑荧幕,
还有看看电脑荧幕。

好吧,
偶尔我真的太无聊了,
我会离开这个小小的空间,
去别的地方那个晃晃。

比如说,
大众书局,
纪伊国书局,
还有各个不同地方的大众书局。

为了去这些书局,
我免不了用到一些公共交通工具。

那天,
在Kelana Jaya 那一站,
我在等巴士。

当时,
正好看到一个外国人正在对一个女生搭话。
从我的角度,
正好跟女生对上眼。

看得出来她很不愿意,
跟那个外国人讲话。

我看到了这一幕,
立马想办法,
想要让那个外国人走人。

可是在我还在想的当儿,
就看到女生离开了座位。

当下,
我立刻邀请她跟我一起坐。
同时,
也在懊恼为什么想个方法要想这样久。
><

过后,
我们一句话也没聊上,
就这样上了同一辆巴士。

默默地到站,
下车,
仅仅如此而已。

很短的车程,
却足以让你认识一个新朋友,
然后错过了。

最后,
只能将它归类为,
一场邂逅。


啊,
感觉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很帅的老外,
他对着你微笑。

然后,
就这样,
擦肩而过。

《爸妈,请听我说》

星期三的时候,
闲着闲着,
我就走到了双威去,
准备逛大众书局。

因为有准备要去台湾旅游,
所以就去那边看看旅游书。
顺便吸一吸书的香气!

我只能说,
还好我没有带太多钱去,
不然我可是会什么都想买呢!

逛了一段时间,
就想说到处去看看,
看看最近有什么书好看~

晃着晃着,
看到了一本书,
书名是《爸妈,请听我说》。

不知道为什么,
它吸引了我。

将它拉了出来,
才发现原来是马来西亚人的作品,
而且还是集齐了马来西亚各个地方的中学生的作品而出版的..

这本书的出现,
是因为有一个征文比赛做为契机,
然后评审们在评审过每个人的文章后,
觉得应该将它们做为书出版。

站在书架品旁,
翻了翻那本书,
发现它很有趣。

学生们,
大多数吧,
都写了真正的感受。

讨厌、不喜欢、生气。
妒忌、不满、等等的。

当然,
也有有些是开心、庆幸的。

读了之后,
忍不住会那么一点点感同身受。
读着读着,
忍不住想要点头。

心里的感想就是,
啊! 是啊!是啊! 就是这种感觉!

透过这个征文比赛,
这些人都有了抒发管道。

至少,
不会是把所有的心情都收进心里,
一直压着压着,
到最后一次过爆发;
或者,
到最后都只是默默地放在心里,
慢慢记仇。

做为孩子,
可以读读那本书,
看看别人把自己的心情给记录下来。

做为父母,
可以读读那本书,
看看以前自己身为孩子的时候的心情。
还顺便看看自己的孩子到底是什么心情。

毕竟,
尽管时代渐渐变化,
身为父母的,
总是有一些还是比较喜欢控制自己的孩子。

或者,
将自己的想法给灌输入孩子的脑里。

或者,
将以前自己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,
暗暗希望孩子替自己完成。

看了那本书,
这些事情都显而易见。

可惜的是,
这本书似乎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它的出现。
真应该将它宣扬出来。
><

秘密

Himitsu.

我写部落格,
在这里发表心情。

可是呢,
我还有一本小小的本子,
藏着我的小小的天地。

因为,
渐渐地,
被自己限制了..

限制了自己在这里可以写的事情,
不能乱发脾气,
不能胡乱指责,
抒发情绪方面,
也节制了一些。

尽管知道这个是自己的部落格,
自己拥有权利去写些自己想写的东西。

可是,
还是不自觉地节制了自己所写的文章。

因为有时候,
那些是情绪一时来了而说的。
害怕后来的自己会后悔,
我却又不喜欢酱已经po出来的文章给删掉。

因为这样,
我拥有一本小小的本子,
属于自己的小小本子。
想到的时候,
就在本子里乱写乱写。

哭着写,
气愤地写。
不管怎样,
都是以当下的心情去写的。

刚才翻了翻那个本子,
看回去以前的自己,
起初觉得"啊, 真可笑!"。

可是,
不得不去承认,
那是自己啊。

即使是现在的自己,
如果遇到一样的状况,
也许还是会有一样的感觉,
还是会做一样的抒发吧?

想了想,
自己还真是不长进啊!

兜来兜去,
都是在说自己对于那个秘密本子的想法。
一时的感触,
忍不住让自己再在里面添了多一个故事。

就这样,
多了一个方式让自己回忆过去。

低头

图片
第一次见面,
在2007年,
国民服务营里。

相处了3个月。

通常这种关系,
是come and go的。
而我们之间的联络,
说实在也是断断续续地。

最后一次跟他们见面呢,
建伦是2008年,
俊辉则是2009年.

只是偶尔在脸书墙上涂鸦涂鸦。

曾经还想过,
啊~不会这样就变成hi-bye friend吧?
变成那种偶尔在脸书上打打招呼的那种关系?

还好没有~
那天,
我们见面了!
=)


想想,
跟现在差了2、3年了!

我们变了吧?
我们没变吧?

说实话,
我不知道诶~

这次的outing,
完全,
或者几乎可以说是蛮Random的..

建伦的生日,
我们在他的wall上涂鸦,
祝他生日快乐.

然后建伦就说了要不要出来见个面~
刚好有空,
又都在雪隆一带,
就在星期日的时候,
三个人就蹬蹬地在金河见面了~

这次的outing,
算是到目前为止,
跟他们出街最长的一次了吧~

从1点开始,
一直到8点多~
不过呢,
建伦在4点多就回去了~

当天,
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
吃了午餐,
就开始坐在那里,
打开话闸子,
聊啊聊啊~

我们三个人当中,
主要我跟建伦都比较像聆听者,
而俊辉当天讲比较多话~
xD

必须很抱歉地说,
在谈论呃..
历史?
政治?
之类的东西的时候,
我的魂不小心飘走了一下~~

抱歉啦,
老豆~
=P

不过,
我觉得很Amazing,
怎么,
不见面这么长时间的人,
居然还能聊这么长一段时间~
><"

当天我们坐下来,
几乎聊了天与地。

爱情。
宗教。
未来。

当晚谈天的话题,
很多我都记得.

只不过,
关于未来的话题,
不断的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

不得不认证那句话。

想当初,
我会修读心理学的原因,
主要是想要帮人。

不是辅导之类的,
而是做类似NGO的工作,
比如说AWAM, MAC, 之类的。

可是,
当天跟老豆聊天的时候,
提到了,
还是不得不对现实低头啊。

毕竟,
薪水呢,
还是挺重要的。
如果在Corporate做的话,
也许比较能够多更上一层楼的空间吧。

偶然想起,
有一天问了一个同事,
"做老师之后,为什么现在投身做这个工作呢?"

她说了,
"我也已经47了,是时候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。"

听到她的答案时,
就忍不住想说,
啊, 果然,
刚刚毕业的时候,
还是以赚到的钱为重吧?

嗯嗯。
其实要毕业了,
我对于自己的未来,
完全迷茫..

可是跟他们聊聊一下,
不自觉地,
就理清了脑里的一小团乱。

不知道当天的聊天时段,
有没有帮其他两位理清脑里的一些问题~

无论如何,
很喜欢这样聚一聚的感觉。

要记得联络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