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头


第一次见面,
在2007年,
国民服务营里。

相处了3个月。

通常这种关系,
是come and go的。
而我们之间的联络,
说实在也是断断续续地。

最后一次跟他们见面呢,
建伦是2008年,
俊辉则是2009年.

只是偶尔在脸书墙上涂鸦涂鸦。

曾经还想过,
啊~不会这样就变成hi-bye friend吧?
变成那种偶尔在脸书上打打招呼的那种关系?

还好没有~
那天,
我们见面了!
=)


想想,
跟现在差了2、3年了!

我们变了吧?
我们没变吧?

说实话,
我不知道诶~

这次的outing,
完全,
或者几乎可以说是蛮Random的..

建伦的生日,
我们在他的wall上涂鸦,
祝他生日快乐.

然后建伦就说了要不要出来见个面~
刚好有空,
又都在雪隆一带,
就在星期日的时候,
三个人就蹬蹬地在金河见面了~

这次的outing,
算是到目前为止,
跟他们出街最长的一次了吧~

从1点开始,
一直到8点多~
不过呢,
建伦在4点多就回去了~

当天,
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
吃了午餐,
就开始坐在那里,
打开话闸子,
聊啊聊啊~

我们三个人当中,
主要我跟建伦都比较像聆听者,
而俊辉当天讲比较多话~
xD

必须很抱歉地说,
在谈论呃..
历史?
政治?
之类的东西的时候,
我的魂不小心飘走了一下~~

抱歉啦,
老豆~
=P

不过,
我觉得很Amazing,
怎么,
不见面这么长时间的人,
居然还能聊这么长一段时间~
><"

当天我们坐下来,
几乎聊了天与地。

爱情。
宗教。
未来。

当晚谈天的话题,
很多我都记得.

只不过,
关于未来的话题,
不断的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

不得不认证那句话。

想当初,
我会修读心理学的原因,
主要是想要帮人。

不是辅导之类的,
而是做类似NGO的工作,
比如说AWAM, MAC, 之类的。

可是,
当天跟老豆聊天的时候,
提到了,
还是不得不对现实低头啊。

毕竟,
薪水呢,
还是挺重要的。
如果在Corporate做的话,
也许比较能够多更上一层楼的空间吧。

偶然想起,
有一天问了一个同事,
"做老师之后,为什么现在投身做这个工作呢?"

她说了,
"我也已经47了,是时候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了。"

听到她的答案时,
就忍不住想说,
啊, 果然,
刚刚毕业的时候,
还是以赚到的钱为重吧?

嗯嗯。
其实要毕业了,
我对于自己的未来,
完全迷茫..

可是跟他们聊聊一下,
不自觉地,
就理清了脑里的一小团乱。

不知道当天的聊天时段,
有没有帮其他两位理清脑里的一些问题~

无论如何,
很喜欢这样聚一聚的感觉。

要记得联络啊!
*突然很感谢脸书的存在!*

你们!
=)

评论

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

玩·Taman Pertanian Bukit Cahaya Shah Alam

在台湾·Part 2